萬葉假名是日本最早的假名系統,困難之處大概和中古波斯語或楔形文字一樣,讀者必須能分辨哪些是表音符號,哪些是表意符號,比如這首詩 (9.1787) 的開頭「虛蟬乃」,「虛蟬」表意 (utsusemi),「乃 (no)」表音,也就是助詞の,「御命恐彌」,「御命恐(mi-koto-kashiko)」表意,「彌 (mi)」表音 み。

但是<萬葉集>中使用的萬葉假名有個更複雜的地方是被稱為「戯訓」或「戯書」的文字遊戲,比如「色二山上復有山者」=色(いろ)に出(いで)ば ‘然恐作於色’。「色 (iro)」表意,「二 (ni)」表音,也就是助詞に,「者 (ba)」 表音,也就是助詞ば。「山上復有山」卻很神奇地讀成「出 (ide) 」。為什麼呢?因為漢字「出 」的字形就是兩個山疊在一起。

不只如此,「山上復有山」還有漢詩的典故:

藁砧今何在,山上覆有山。何當大刀頭,破鏡飛上天。<玉臺新詠‧卷十>

(真字) 虛蟬乃 世人有者 大王之 御命恐彌 礒城嶋能 日本國乃 石上 振里爾 紐不解 丸寐乎為者 吾衣有 服者奈禮奴 每見 戀者雖益 色二山上復有山者 一可知美 冬夜之 明毛不得呼 五十母不宿二 吾齒曾戀流 妹之直香仁

(漢語譯) 空蟬憂世間 生為有生世人者 大君敕命重 誠惶誠恐遵聖慮 浦安礒城島 真秀秋津大和國 石上振神宮 布留之地鄉里間 衣紐不予解 著裳丸寢草枕者 吾人之所著 服者穢污敝褻之 綏然每見之 更添慕妻愁相思 然恐作於色 將為人知顯吾懷 漫漫冬夜之 悽涼難明此長夜 輾轉難入眠 吾人不寢唯思念 親親妹兒直香矣

--

--

1. 數字「二」,台灣閩南語 jī,粵語 ji6,中古漢語構擬音 *ɲih (Pulleyblank), 是個明顯的漢藏語系的字彙,藏語 gnyis (གཉིས) ,緬甸語နှစ် (hnac)。周圍非漢藏語的中古漢語借字也反映這個讀音,比如日語 にni,韓語이 i ( <中古韓語zǐ) ,越南語 nhị。

那北京官話和普通話 er4 的發音是怎麼回事呢? 「二」在中古漢語的聲母是「日母」 (/ɲ/) ,發音類似 ㄋ 或是 法語 -gn-或是印地烏爾都語的ñ ,「日」和藏語 ཉི་མ nyi ma ‚太陽‘ 同源。「日母」字在北京方言中經歷一系列音變之後會變成零聲母 [1],再加上後來北方方言的兒化音 (中古漢語之後才出現的語音變化),成為現代的讀音 er4。

經歷類似發展的還有「兒」和「而」er2,中古漢語構擬音 *ɲi,台灣閩南話 jî/lî,日語(児) 吳音に,漢音 じ;「爾」er3,中古漢語構擬音 *ɲiʾ,日語的吳音和漢音分別是に和じ,越南語 nhĩ。

2. 「爾」是一個特別有趣的例子。「爾」作為第二人稱代詞的用法在古漢語已經出現,比如〈詩經‧小雅‧雨無正〉:「謂爾遷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現代漢語「你」的字型其實是「儞」的簡寫,就像簡體字的「尔」是繁體字的「爾」。「你」原來是口語的第二人稱,https://ctext.org/ 上找得到最早的文字出處是唐代 (801) 的〈通典‧邊防十三‧突厥上〉:「然後釋而急問之曰:『你能作幾年可汗?』」

為什麼「爾」和「你」在普通話有不同讀音呢?因為「爾」是「日母」字在北方官話經過歷史語音發展變成零聲母加上兒化音 er3,而「你」的聲母是「泥母」 (n),中古漢語構擬音 *niʾ ,「泥母」在北京官話的歷史語音發展中保持不變,因此普通話讀成 ni3。

「汝」、「你」、「若」、「乃」、「爾」、「而」、「戎」這些第二人稱代詞都是古漢語 *njaʔ ‚you‘(Baxter) 、漢藏語 *naŋ (STEDT) 同源字的不同寫法,「乃」(*nəB) 是「汝」(*ńaB) 的所有格,「而」(*nəB ) 是 「爾」(*ńeB)的所有格 [2]。

Reference:
[1] Hsu (2016) proposes *glottal> *labial > ∅ (_ü) . 許慧娟. 2016. 論漢語方言日母字的歷時演變. 清華學報 46(4), 655–741.

[2] Schuessler, Axel. 2007. ABC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of Old Chinese.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34–35.

Pulleyblank, Edwin G. 1991. Lexicon of Reconstructed Pronunciation in Early Middle Chinese, Late Middle Chinese and Early Mandarin. Vancouver: UBC Press.

The Sino-Tibetan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and Thesaurus.
https://stedt.berkeley.edu/
台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https://twblg.dict.edu.tw/holodict_new/

圖: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語言學教研室. 1989漢語方音字匯,第二版. 北京: 文學改革出版社.

--

--

日語「谷」的訓讀一般讀成 tani ,「谷中村」 (足尾鉱毒事件中計畫作為遊水池的地方) 卻讀成ya(谷)-naka(中)-mura(村);京都「大谷大學」和棒球選手「大谷翔平」的「大谷」 讀成 ō (大)-tani (谷) ,但是栃木県宇都宮市的地名「大谷」卻讀成 ō-ya,「塩谷町」讀成 shio(塩)-ya(谷)-machi(町);東京的「渋谷」讀成 shibu(渋)-ya(谷)、「日比谷」讀成 hi(日)-bi(比)-ya(谷),大阪府的「渋谷高校」卻讀成 shibu-tani;作家作家谷崎潤一郎的「谷崎」讀成 tani (谷)-zaki (崎),但是姓氏 「小谷崎」卻讀成 ko(小)-ya(谷)-zaki(崎),為什麼地名會有 tani 和 ya 兩個不同的讀音呢?

似乎是因為「谷」在東日本和西日本方言有不同的讀法。在關東和東北地區,「谷」大多讀成ya, 關西則讀成 tani。奈良時代編纂的(漢文)《常陸国風土記》(常陸國大約是現在的茨城県) 多將地名的「谷」標記成 yato, yatsu 或是 yachi,原意是「低濕地」的意思。字典上找到的一些古語範例

「あづまにて住む所は、月影のやつとぞいふなる」(十六夜日記)

「ここのやつ、かしこの小路より」(太平記)

「そのかみはやちなりけらし小夜碪 (きぬた) /公羽」(続猿蓑)

有些學者認為 yatsu可能來自 Ainu 語,也有些認為是日本語源的字。

江戶時代以後,有些關東的新地名可能是外地人依照關西的讀音命名,比如東京的鶯谷 (Uguisu-dani)、茗荷谷 (Myō-ga-dani),因此讀成 tani。

Reference:

https://style.nikkei.com/.../DGXNASFK01024.../...

https://dictionary.sanseido-publ.co.jp/.../kanji...

(推薦笹原宏之這個系列關於日語與漢字的專欄,非常好看 XD)

--

--

ailourosmarjara

MA Student @unijena, comparative philology and historical linguistics. Classical poetry lover. Taiwanese living in Germany. https://twitter.com/ailourosmarjara